会员书架
首页> 文章> 郡主她恃美生娇(重生)免费阅读无弹窗_郡主她恃美生娇(重生)全文免费阅读

郡主她恃美生娇(重生)免费阅读无弹窗_郡主她恃美生娇(重生)全文免费阅读

郡主她恃美生娇(重生)

作者:酒千觞

点击:2779

字数:35万字

状态:连载

小说简介:顷刻间偌大的舱室里只剩下鲁王和刘煜两人。“唿,”刘煜暗自松了口气,殊不知背后早已冷汗淋灕。“你为何这么做。”鲁王明眸不定,看着刘煜欲言又止。“活下去。”刘煜盯着面前的男子,笑道。“朱弘桓,”“谢先生救我一命。”他竟向刘煜施了一礼。一声声擂鼓声响彻整个东宁海港,还在船上歇息的兵卒...

随后,他又将目光转向了那些火炮。他来到一门火炮面前,看着流溢着暗青铜光泽的炮身。
不由蹲下身子,用手抚摸着那粗糙的炮口,差点连脸都贴上去了。
“将军,可是从佛朗机人手中购得的吗?”鲁王朱弘桓开口询问。
“不,鲁王,这是从英吉利人手上购买的。”水师镇萧武开口。
“英吉利人。”刘煜一惊,不过他也释然。
英国东印度公司也因郑经的邀请前来台湾,双方于1672年签订通商条约建立台湾商馆。
郑经因此透过英国获得火药和兵器,英国人也帮助郑军训练炮兵,郑经还借用英军炮兵作战。
不过由于英吉利东印度公司因明郑政权对贸易货品的种种限制而经营不善。
1681年,英吉利人人关闭台湾商馆,仅留一人代理清理债务。双方关系遂告一段落。
朱弘桓不由自赞叹道︰“好炮呀,这西洋的造炮技术,果然要强于我大明呀。”
十七世纪初的大明水师,早已经不复当年郑和下西洋的雄风,乃至在和荷兰人交手时才发现,能用于交战的战船,不过数十艘。
这让当时的明朝政府都伤透了脑经,动用了东南三省之力,征调了二百商船,这才又改装了部分战船。
后来又通过购买佛朗机人的蜈蚣船用于仿造,但是那种船乃是用人工撸浆的方式推进,虽然速度还行,但是防护却几乎没有,除此外就只有那种大型福船了。
不过想要用这些船和西洋舰队较量,简直是找死。
恐怕,当初大明水师的战舰和郑家的战舰编队相比起来,也要落后几分。
最终也导致郑家海上势力彻底崛起,最终葬送大明海上贸易渠道。
萧武随之长叹一声,道︰“是呀,当年的郑氏水师横行南洋,管你什么佛郎机人,荷人泰西人,拦路者皆是扫除殆尽,是何等威武啊,唉.......。”
说道这,他不由得看了一眼一旁正眺望远洋的刘煜。
就在今早他也饶有兴趣的和刘煜曾就今局势探讨了一番。
在和刘煜的讨论中,他突然发现,
此人不仅对清廷态势非常了解,乃至对东南海上各个西洋势力的优劣也是分析的头头是道。
这使得萧武不得不将刘煜放到了较高的地位来看待。
一连数天的时间,天气甚为晴朗。
船队借着连绵不绝的大风破浪而行,突破台湾海峡一口气驶入南海。
这也使得船队远离了清廷的传统势力范围。
没等萧武等人松口气,一支意想不到的船队竟与自己擦肩而过。
当望哨发来警告时,刘煜很是诧异。
难逃的船队虽然规模不大,但也有战船十余艘,寻常的海盗根本就不敢挑衅。
之前也曾遇见过不少疑似海盗的船只,不过当看见郑军的旗帜与船身巨大的福船后也都逃之夭夭。
胡思乱想中的刘煜走出舱室,来到甲板上。
此时萧武,刘全等人也都早已登临船头。
不远处的海面上,三艘武装商船正呈一线队列驶在南逃船队的右侧。
“英国人。”看着武装商船上扬起的旗帜,刘煜吃了一惊。
“这些西夷似乎并没有袭击我们的意愿,或许只是在防备我们。”萧武眺望着远处的英国商船。
“让鸟船撤回来,不要激怒他们。”萧武吩咐。
“萧将军,放只小船。”没等刘煜开口,一旁的何滨指了指不远处的英国商队。
“若是要南下吕宋,势必要牵扯盘踞南洋的西方诸国的利益,与其被动不如主动相商。”何滨解释道。
何滨早些年曾在东印度公司驻台湾的英国商馆中任职,后商馆废除后又在机缘巧合下被强征为郑军舰队水手,经历十年的磨砺方才坐上了水师镇参将的位置。
本想当年的一切都将化为云烟,不料,此刻倒也是派上了用场。
萧武并没有回应,而是在思索。
“萧将军,让我和何滨一同前去吧。”看了一眼一旁的何滨,刘煜从容说道。
“你想做什么。”叔父刘全摁在刘煜肩膀上,这几天里他惊讶的发现刘煜似乎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让自己有一些捉摸不透。
“南洋利益错综复杂,英吉利人狡诈,尔等要多加防备。”萧武点点头,示意刘全陪着刘煜同去。
他们坐上了一艘鸟船,与他们同去的还有一名翻译。
随着鸟船的不断靠近,刘煜愈加的不安。
不远处,那几艘商船的轮廓逐渐清晰,
仅仅只是三艘武装商船而已,竟然就与郑军主力的福船相差无几。
看着那商船一侧的炮窗,刘煜咽了口唾沫,若是真的发生冲突,怕是自己的船队还真不一定打得过。
这还只是武装商船,若是真正的战船。
想到这,鸟船就已经靠近了英国的商船。
商船只允许刘煜,刘全还有那名随行翻译上船,其余人等一律不得靠近。
鸟船在送完刘煜三人后就远离了英舰,在附近海域徘徊。
在叔父的帮助下刘煜登上英船。
船上基本都是洋人面孔,一双双深蓝色的眼瞳注视着刘煜等人。
一名英国水手叽里咕噜的说着。
“他们的船长请我们进去。”何滨翻译道。
在那名英国水手的带领下,何滨等人被邀进了船舱。
在一处布置精致的舱室里,刘煜见到了这支商队的实际指挥官。
“戈尔爵士。”
何滨指了指站在航海图旁的男子,小声对刘全叔父道。
那名英国船长倒是很客气,亲自为三人各倒了一杯红茶。
看着冒着热气的红茶,刘煜倒也不客气,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这些天尽是喝淡水,刘煜不会饮酒,而在船队上除了烈酒就是水。
实在话,当刘煜喝着香浓的红茶时,刹那间有种回到现代文明的错觉。
“这位先生,你们郑军集结这么庞大的舰队是要去哪?”英国船长见何滨饮完茶后,十分礼貌的询问。
“原来如此。”
船队出逃后,萧武使用的依旧是台湾郑军的旗帜。
这些英国商船远远望向带有郑军旗帜的船队,自然以为是台湾郑军了。
很显然,这支英国商船队并不知道清朝与台湾郑氏开战的消息,更不知道台湾郑军已经战败。
“尊敬的戈尔爵士,我们要前往吕宋岛。”
何滨倒也不含煳,直接向那位英国船长述说。
那一口流利的鸟语惊得刘煜目瞪口呆,
“你们前往吕宋做什么,难不成你们要与西班牙开战。”当戈尔爵士说完,身旁一名年轻的副官直接噗得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刘全见那名年轻的红毛鬼子笑出声,恶狠狠地瞪着他。
那名英国军官瞬间就哑了。
“恕我直言,就凭你们两艘三等炮舰就想与西班牙开战,无疑是找死。”看了一眼身着甲冑的刘全,戈尔爵士开口劝到。
“戈尔爵士,我们并不想与西班牙开战,但这些年来西班牙及吕宋当地的土着数次屠杀住吕宋唐人,我等不过是想为吕宋唐人在吕宋岛北部获取一块土地,让他们休养生息罢了。”何滨义正言辞的说道。
翻译官原封不动的将原话传达给了戈尔爵士。
爵士听完只是摇了摇头,品了品身旁的红茶。
“这不过是个借口,二十多年前你们没有去做,现在不觉的已经为时过晚了吗。”他看着何滨,
“何大人,能否为我翻译。”刘煜凑上前,朝何滨小声嘀咕。
何滨皱了皱眉,他对这位油嘴滑舌的青年没有什么好感。
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看着何滨默许后,刘煜深吸口气,走上前去。
“尊敬的戈尔爵士,在上个世纪你们击败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但并没有撼动荷兰与佛郎机人海上贸易,而且据我所知,就在最近一段时间,你们还输掉了与荷国的战争。”
当翻译官翻译后,戈尔爵士与身后的年轻副官都是脸色微变。
“东印度公司面对的是一个恶性竞争的时代。”
“如果我猜测没错,你们是从印度运输货物前往葡萄牙人佔据的澳门,对吧。”刘煜看着面前的英国船长,
戈尔爵士点点头,
“而你们每一次势必要途径吕宋,先不说沿途所遇见的海盗,若是在菲律宾遇见台风等恶劣天气,你们都要停靠在马尼拉的港口,每一次西班牙人都要索取不菲的过路费。”刘煜道。
“若是你们佔领了吕宋,我们又能获得什么。”戈尔爵士饶有兴趣的询问。
“戈尔爵士,我们并不想佔领吕宋,我们郑氏不过是想在吕宋北部为吕宋唐人获取一块能让他们休养生息的乐土罢了。”刘煜义正言辞的述说。
此刻的他自然也是借了台湾郑氏这张虎皮。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听闻过西班牙人在吕宋对你们唐人的迫害,对此我也深表同情。”他站了起来,看着面前其貌不扬的东方人,问,
“你们在吕宋北部建立殖民地,英国人又能获得什么。”
刘煜笑了,他看着个头比自己高上一截的英国船长。
“我们可以共享矿区,同时英国商船可以无条件在吕宋岛停靠。”刘煜抛出了自己的筹码。
“而你们仅仅只需要为我们提供火枪及火炮,而这些火器我们会原价购买。”
戈尔爵士转身背握双手,看着航海图。
“我们奉东印度公司的命令运送香料前往澳门。”他看了看航海图,又转身盯着刘煜,
“我们会在澳门购买一批火铳,半个月后前往吕宋北部,希望能听到你们的好消息。”戈尔爵士面带微笑和刘煜握手,
一旁的何滨有些诧异的看着两人的谈话,
刚才他一直为刘煜翻译,
当刘煜谈起战争时,
他吓了一跳,
战争,
英吉利人什么时候和荷兰人开战了,而且还输了。
当刘煜说出口时,何滨差点没晕过去。
自己作为水师镇参将都不知道英吉利人输掉了和荷兰人的战争,这小子这么知道。
结束了这段看似友好的谈话后,刘煜几人在船长的欢送下下了商船,返回船队。
“戈尔爵士,难不成你真的要与西班牙人敌对吗?”身旁一直有些不满的副官开口。
“那个东方人说的没有错,我们还无法撼动海上马车夫以及西方诸国的力量,所以我们更需要那些对我们友好又能为我们所用的力量。”
爵士看着远处的鸟船,命令船只扬帆。
“当初我们支持他们收回荷兰人手上的台湾岛不正是如此吗?”

相关内容推荐:
新书推荐: 体育世界之王 极品透视小仙医 我是罗杰 阴阳禁忌 国家血脉 不灭修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