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文章> 醋精前夫又翻车了最新章节列表_醋精前夫又翻车了免费阅读无弹窗

醋精前夫又翻车了最新章节列表_醋精前夫又翻车了免费阅读无弹窗

醋精前夫又翻车了

作者:曲聿

点击:2735

字数:54万字

状态:连载

小说简介:宁溪很满意今天无心插柳的结果,彻底和景枫断了,心里那股隐藏的悲伤戾气竟然也随之消散了。“行了,去将马车赶来,本王要回王府!”后背传来更加火辣辣的撕痛感,宁溪对三人吩咐。三人这才停下手,其中一人迅速消失,另外两人护住宁溪。“主子,你受伤了?”站在宁溪身旁,宁大闻到了一股弥漫在空气中的淡淡血腥味。宁...

谢宅,西苑。
这是一栋雅致又不失大气的庭院,房舍坐北朝南,正房五间,两侧各两间厢房,院子的面积极大,中间立着一座假山,假山四周则是一方人造的小湖,湖内水光粼粼、莲叶田田,水中还养着几尾锦鲤。
只可惜现在是早春,水面上只有点点干枯的叶子和枝蔓。不过那些鱼儿倒还悠闲,一条条吃得肥头大耳的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漾出圈圈涟漪。
绕过假山,便是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这小路原本也没什么稀奇,可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铺路的鹅卵石竟全都是一般大小。
说实话,弄几千上万颗鹅卵石很平常,可若是这些石子无论大小、光泽,甚至上面的纹路都几乎一样,那就不是普通人能做的了。
别说其中耗费的银钱有多少,单是这份心思,就绝非常人所能比拟呀。
而用这么多一模一样的鹅卵石铺路,恰是个彰显自家实力的一种方式。
低调的奢华。
袁氏当初设计的时候,就是存着这样的心思,定要好好表现一下她与众不同的品味和手段。想她堂堂官宦人家的小姐,如今却落魄到嫁入一介商贾人家,她心中的委屈可想而知。
偏这婚事还结得麻烦多多,弄得她成亲两年了,还是心气难平。
第一个让人无法忍受的便是外头的风言风语。
哼,别以为他们背地里说的话她就不知道,那些个闲人传的混账话她一清二楚。
什么她袁氏不知廉耻,明知道谢家大爷有妻儿,还硬要往上凑,破坏人家美满和谐的家庭。
什么她袁氏霸道、嚣张,分走了人家洪氏的夫君不说,还逼得人家认个婢生子做家主。
还说什么她袁氏恶毒,不是借机陷害洪氏,就是暗中算计人家的嫡长女,弄得洪氏母女这两年来灾病不断。
还说……
说什么说,他们知道个P。
向来标榜名门淑媛的袁氏一想到坊间的那些谣言,就忍不住爆了个粗口。
洪氏委屈?
呸,要说委屈,她袁氏又何尝不委屈?
明明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谢嘉树,可为何大家都只骂她一个人。想与都转运使结亲的可是他谢嘉树,把洪氏归到谢利一支的也是这个男人,至于洪氏母女的诸多‘意外’,只能怪她们运气不好,又与她袁氏何干?
要知道,自从成亲后,她与洪氏就一西一东的分居两侧,除了正旦(大年初一)、谢嘉树和谢老太太的寿辰等几个重要的日子,她们几乎没有踫面的机会。
陷害?算计?
袁氏倒是想呢,可根本就没机会呀。
若是能时常接触,她又何必费尽心机的弄这些小把戏?
“哦,这果是从古墓里弄来的新鲜玩意儿?”
袁氏斜倚在梢间的临窗大炕上,炕前站着个利索的媳妇子。
那媳妇约莫三十来岁的年纪,五官平常,但胜在干练,浑身透着一股子机灵。
只见她身上穿着簇新的雨过天青玫瑰纹亮缎对襟褙子,手里捧着个一尺见方的匣子,匣子的盖子大敞,露出里面的大红色亮面缎子,以及缎子上放着的一块上好羊脂玉佩。
“回太太的话,这是我家男人从一个当铺里收来的,那当铺掌柜与我家男人素来交好,见我家男人想买先秦汉唐的古物,便拿出了好几件死当的物件儿让他挑,”
那媳妇躬身而立,恭敬的回道︰“我家男人挑中了这件,当铺掌柜人很不错,见我家男人实在喜欢,他又不能昧着良心,所以就悄悄提醒了一句,说这物件儿是从一个摸金校尉那儿收来的,而且是上个月刚刚出土的新鲜货!”
袁氏闻言,双眼陡的一亮,缓缓坐直了身子。
一旁服侍的小丫鬟机灵,忙上前将一个大红色冰裂纹锦锻迎枕塞到她腰后。
袁氏手肘撑着迎枕,目光落在那羊脂玉佩上,“果真是唐墓出土的?”
那媳妇见主人上了心,赶忙将匣子往前举了举,直接凑到袁氏眼前,“没错,当铺掌柜和那摸金校尉也是相熟的。”否则人家也不会将盗墓弄出来的宝贝往他的当铺里送呀。
袁氏伸出一只手,“拿来给我瞧瞧。”
“是!”
那媳妇很了解自家主人的秉性,并没有急着把玉佩交给她,而是先示意一旁的小丫鬟取来一方干净的帕子铺在袁氏的手掌上,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将玉佩取出来放在那帕子上。
袁氏隔着素色丝帕,轻轻摩挲着那玉佩,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竟觉得此物分外的阴冷,明明是如凝脂般的白玉,看在她眼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大凶之物!”
袁氏心里惊唿一声,旋即大喜,太好了,她要的就是霸道的大凶之物。
尤其这玉佩,据她判断,应该是陪葬品,且被死者贴身佩戴。
那盗墓的钻地鼠说是唐墓,此物至少是唐代的物件儿。而唐代距离本朝足足有三四百年的时间,也就是说着玉佩被死人、以及墓中的阴气‘滋养’了几百年,早就由一件养人的宝贝变成了害人的毒物!
若是再霸道些,没准儿这玉佩还带着死者的鬼气、怨气。
“好,就是它了!”
袁氏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将玉佩交给那媳妇,“将此物好好收起来,以后我有大用!”
那媳妇一听这话,有些消瘦的脸上满是激动的笑容,她连连点头,“哎哎,婢子明白,婢子定会办得妥妥的!”
袁氏唇边的笑纹加深,忽然她似是想到了什么,淡淡的瞟了那媳妇一眼。
那媳妇正兴高采烈的将玉佩收好,感受到袁氏的目光,心下一凛,大脑迅速转动,旋即她便明白了,凑到袁氏耳边,轻声道︰“太太放心,我家男人买玉佩的时候,便隐晦的对当铺掌柜表示,太太原本交代他去翠玉阁买件上好的玉器,是他想贪小便宜,便悄悄来当铺找寻……”
那媳妇这番话的意思很明白,她家男人早就把事情首尾都抹干净了︰去当铺收购古墓出土的玉器,绝不是他家太太的意思,而是他这个跑腿的想贪墨,倘或日后事发了,错处也绝落不到他家太太头上。
因为袁氏买这个玉佩,是准备送给谢向晚的生辰礼物。
而他日倘有人发现此物竟是从当铺里买的陪葬品,不管袁氏有没有什么坏心思,单是这种行为,就够扬州百姓非议、唾弃了。
一旦谢向晚出了什么意外,袁氏就更说不清楚了,毕竟在古人的认知里,死人戴过的东西再送给一个孩子,绝对是要害人。哪怕这个孩子是受佛祖庇护的观音童女,她也降伏不住呀。
袁氏听了这话,愈发满意,随手从袖袋里掏出一个荷包丢入那媳妇的怀里,“回去告诉你家男人,这事儿办得不错,这几日他也辛苦了,这些是赏他吃茶的……”
那媳妇抱着匣子并荷包,没口子的谢恩︰“多谢太太,多谢太太……”
将那媳妇打发出去,袁氏轻轻揉了揉眉心,一想到谢向晚眉间的那粒胭脂痣,唇边不由勾起一抹讥嘲︰“哼,什么白毫相光,我看却是个惹祸的灾星。”
嘴里嘀咕着,袁氏心中却无比期待︰她真想看看,谢向晚拿到那充满鬼气的玉佩后,会有怎样的‘际遇’。
啧啧,是大病一场,还是丢魂丢魄?!
PS︰话说,新书好冷清哦,还请亲们多多支持呀,点个收藏,给个推荐,某萨拜求啦~~

相关内容推荐: 醋精前夫又翻车了整部资源阅读醋精前夫又翻车了作者
新书推荐: 我的境界每天都在突破 洪荒之苟着的我被徒弟曝光了! 舞台之王 躺平小道君 金刚不坏的我却不会修仙 九转阴阳神龙诀
返回顶部